首页  »  近亲乱伦  »  凌乱的母亲
凌乱的母亲

妈妈还在上中学的时候就怀上了我,所以我不知道我的爸爸是谁。

到了我懂事的时候,我就问妈妈有关爸爸的一切,但每次得到的回答都是一样的,即我只是她滥交的结果。

妈妈是一个很有魅力的漂亮女人,同时也是一个很称职很可爱的母亲。

不过漂亮的女人在生活中总是会遇到一些不必要的麻烦,少不了男人在她身边打转。

妈妈天性柔弱,不懂得拒绝男人的纠缠,也不会挑男朋友。

为此,她换了不少次工作。

但无论她走到那里,她总是人们注目的焦点,她性感的身躯常常招致男人们不怀好意的的目光,因此,她也往往是老板们骚扰的对象。

后来,她的父亲——我的爷爷要她辞去了所有的工作,让她帮忙管理自己的房屋出租业务,同时也免去了她在外边抛头露面被男人骚扰的痛苦。

妈妈的手很巧,做起活来很麻利,我闲暇时向她和爷爷学习,很快就能帮上妈妈的忙了。

爷爷对我很好,他从不把我当孙子看。

他常常说我就像是他的儿子一样,事实上他的确像对待自己的亲儿子一样来对待我。

后来,我年纪大一些的时候,我觉察到了一些不太寻常的事。

爷爷对妈妈也很好,但我觉得他过于体贴了,他常常对妈妈动手动脚的,有好些动作应该是用在奶奶的身上才合适。

每一次爷爷对妈妈动手动脚,奶奶都站在一旁,但是没有一次出手阻止,反而高兴地看着。

我常常看到爷爷和奶奶只穿着内衣裤的样子,但这没有什么了不起的,因为我偶尔还可以见到他们赤身裸体的样子。

妈妈和我在一起的时候,也经常是赤著身体,很少穿衣服。

使我自豪的是,我的妈妈不但模样美丽,而且身材也比我朋友们妈妈的要棒得多。

与我在朋友们那里看到的色情刊物中的裸体女郎相比,我的妈妈一点也不逊色,甚至更棒。

由于经常运动的缘故,她的乳房依然坚挺,完全没有下垂,小腹也很平坦,完全看不出生过孩子的痕迹。

她的身材十分苗条,腰肢纤细而柔软。

她的臀部异常的雪白丰满,与纤细的腰肢配合,勾勒出突兀的曲线,当她柳腰款摆的时候,丰满的屁股会荡起迷人的臀浪,让人当场大喷鼻血。

妈妈的大腿浑圆结实,双腿并拢的时候,中间不留一丝缝隙。

当然,最吸引男人目光的是妈妈的小腹下面、两腿之间的部位。

那里也是我自懂事以来,最向往的地方。

方寸之间,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黑色阴毛,中间突起的小丘上,粉红的一道裂缝清晰可见,两片肥美的阴唇似开似合,遮遮掩掩,似乎在引诱男人的采摘。

妈妈十分喜欢在我的面前炫耀自己成熟性感的身体,赚取我发自内心的赞叹。

夏天很快就到了,这也是我最喜欢的季节,因为每到这个时刻,漫长而自由的暑假就会到来。

今年的暑假我和妈妈决定在海上度过。

在我和妈妈到游艇上渡暑假之前,我们在爷爷奶奶的家里住了一个星期。

爷爷的房子已经年代久远了,我知道爷爷从出生到长大都一直住在这里,这里是爷爷的全部历史。

我喜欢在爷爷的阁楼和其他没人住的房间里玩,探索爷爷的秘密。

后来,我在一间堆满了古旧家具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。

我打开了一个旧壁橱,在上面的角落里,我发现了两个捆绑起来的盒子,捆绑盒子的丝带已经完全褪色了,显然年代一定十分久远了。

我把它们取出,打了开来,发现里面全部是些旧照片。

当我看到照片的内容时,我完全惊呆了。

我首先看到的是妈妈、爷爷和奶奶的个人照,那时,他们都还很年轻。

我很好奇,因为这里显然是我们这个家庭过去的历史记录,我迫切地想知道是否会有我父亲的照片。

但是往下的一张照片让我倒吸了口气,那是妈妈的照片。

照片上,妈妈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,双腿大大地张开,屁股下一团黑色,仔细辨认,可以看出是床单湿了的结果。

从妈妈的表情来看,她似乎十分地愉快。

我又看了几张,都是妈妈不同姿势的照片,有的是妈妈夹紧大腿的照片,还有的是妈妈一脸满足地躺在床上,白色的精液从阴户中流出的照片,等等。

但是,真正使我吃惊的还在后面。

在下面的一张照片上,爷爷和奶奶都赤裸著身体,妈妈居然和他们在一起,身上也是同样的不著寸缕。

奶奶和妈妈的阴户都是一样的又红又湿,爷爷站在一边,挺著粗大的肉棒,龟头红得发亮,上面还滴著乳白色的精液。

凭我有限的性知识,我可以猜得出他们三个刚刚经历了一次(?)疯狂的做爱。

我还看到了一张妈妈和爷爷赤裸裸地搂在一起的照片,更证实了我对妈妈和爷爷之间有不伦关系的猜测。

后面的照片越来越大胆,越来越疯狂,也越来越淫乱。

有妈妈帮爷爷口交的,有妈妈被爷爷以各种姿势奸淫的,有妈妈和奶奶俩人互相安慰的,也有三人一起乱交的。

总之,几乎各种各样的姿势都有,有许多我不但没有见过,连听都没有听说过,看得我口干舌燥,面红耳赤,两腿发软。

在盒子的底部,有一个信封。

我打开它,里面还是一系列的照片,但都是妈妈的。

这些照片拍摄的是妈妈怀孕期间的形体变化,妈妈赤裸著身体,从各个角度展示日趋变大的肚子的曲线。

看完这些极度淫乱的照片,我感到无比的刺激和兴奋,生殖器涨得老大,把内裤撑起老高,顶得我的龟头生痛。

但真正使我兴奋的不是这些色情照片所拍摄的动作本身,而是我从中推断出的一个事实,那就是我父亲的真实身份。

如果不是这些照片,即使打破我的脑袋我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是爷爷和妈妈乱伦的产物,我的爷爷就是我的生身父亲。

我不知道我是应该高兴呢,还是应该悲哀,但我只知道我此时异常的兴奋。

我把照片放回盒子里,重新绑上,然后又打开了另一个盒子。

里面全部是性玩具,有许多我在刚才的照片上看到过,其中有一根假阳具,足足有我手腕那么粗,大约一英尺长,着实让我吃了一惊。

看着盒子里的东西,我的脑海里不由地浮现出妈妈成熟性感的美丽胴体,老实说,我从小就喜欢看妈妈的裸体,但我发誓我从来没有过龌龊的念头。

我很爱我的妈妈,但是这只是纯粹的母子之爱,从来没有往色情方面联想过。

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,自从知道了我是爷爷和妈妈苟且的产物后,我体内埋藏的淫乱的血液开始沸腾,第一次对自己的母亲产生了淫邪的欲望,而且这种欲望十分地强烈。

我把东西全部放回盒子里,包扎好,思考接下来我该怎么办。

突然,我有了一个好主意。

妈妈曾吩咐我准备游艇旅游的东西,让我把必要的装备都放到车上去,我想这也许是个机会,于是赶紧收拾起盒子出去,放到车子里,还在上面堆了些东西遮盖起来。

但我马上又改变了主意,因为我忽然觉得这样不‘安全’,离我和妈妈出发到游艇去的时间还有两天,把盒子放在这么显眼的地方,很容易让别人发现的。

我正打算把它们先放回到房子里,这时我听到爷爷的车子回来的声音。

我连忙溜回了房间,躲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往外窥视他们的举动。

爷爷他们三个人从车里出来了,脸上都带着笑意,看起来很愉快。

妈妈和奶奶都穿着宽松的衣服,雪白丰满的乳房在衣服下面时隐时现,可以想像,她们的里面一定什么都没有穿。

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敏感,我经常可以看到她们赤裸的样子,但向来没有加以留意,现在,她们只不过是套了件外衣,反而令我想入非非。

我看到爷爷走到妈妈身边,把她搂在怀里,手伸到了妈妈的衣服里面,两人热情地接起吻来。

妈妈不断地呻吟,下体左右地扭动着,显然十分喜欢爷爷的手在下面搞的小动作。

两人吻了一会才分开,爷爷又走到奶奶身后,从后面搂住奶奶,手又伸进了奶奶的衣服里,似乎是在揉弄奶奶丰满的乳房。

奶奶本来正弯著腰从车里往外拿东西,却被爷爷突如其来的袭击打断,只好转过身来和爷爷接吻。

奶奶看起来比妈妈要风骚得多,不但吻得啧啧有声,而且大腿不住地往爷爷身上蹭。

哦,我真受不了了! 我要硬了! 我悄悄地溜出房子,顺着墙根小心地来到妈妈和爷爷刚刚进入的房外,透过窗子往里偷窥。

我刚好听到妈妈说:“不要,爸爸,我儿子可能很快会进来的。

” 接着她又说:“爸爸,今晚我们有的是时间,如果你等不及,可以像原来那样先加点东西在我的乳房上。

” 爷爷不理她,只是揉弄著妈妈的乳房,妈妈一个劲地说:“我儿子会发现的,他已经是个大男孩了,他迟早会发现自己的妈妈是个只知道顺从的荡妇的。

” 这时奶奶也跟着进来了,手里还拿着个盒子,她把盒子塞到爷爷手中,说:“我想你也许需要这些东西。

” 爷爷吻了奶奶一下,然后将它打开。

我望向里面,只见里面全部是些夹子环扣和砝码之类的东西。

妈妈和奶奶都已经自觉地解开了上衣,露出雪白的乳房。

爷爷在她们的每一个乳头上都加上一个夹子,夹住乳头,夹子下有一个小环,环上挂著一个砝码。

夹好后,爷爷还故意地用力拉一拉砝码,痛地妈妈和奶奶身子直往后缩。

弄好上面后,爷爷又对俩人的阴户如法炮制。

弄好后,妈妈和奶奶才站起来,抚平衣服,装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的样子,但脸上的痛苦可隐藏不住,妈妈夹着大腿走了几步,嘴里直嚷痛。

爷爷用力地拍了拍她们的屁股,说:“快做你们的事去吧。

” 我离开这间房子,在外面兜了个圈子,然后才回到这里,我见到爷爷还在老地方,妈妈和奶奶都已经不见了,我招呼了声爷爷。

我问他在做什么,他说在整理车库,有一架割草机坏了,他要在明天下午前修好它。

我很喜欢和爷爷待在一起,从他那里我可以学到许多东西,现在我知道了他是我的爸爸,就更有一种亲近感了,但我还不想把今天的发现告诉他,我觉得还不是时候,我想先把这事对妈妈挑明,看看妈妈是反应怎样再说。

我的思绪又回到了照片上。

我回忆著今天所看到的一切,忽然感到些许滑稽,爷爷,奶奶,妈妈和我的关系如今完全乱了,爷爷是我的父亲,我是否该管妈妈叫姐姐呢? 我回到餐厅,见妈妈和奶奶在准备晚餐,我可以想像到沉重的砝码在她们衣服里晃荡的情景,那一定是非常痛的,但在俩人的脸上完全看不出来。

只有当她们走动时,她们俩人的脸上才会现出古怪的笑容。

我坐在餐桌上,无聊地等著晚餐的开始。

我偷偷向厨房望去,见到爷爷把手伸到了妈妈的的衣服里,妈妈把头靠在爷爷的肩膀上,身体动个不停。

喝,居然在我眼皮底下都敢这样! 俩人动了好一会,妈妈才直起身子离开。

我的思绪又开始活跃起来,今天发生的每一件事情都令我难以遏制地兴奋。

在晚上剩下来的时间里,我都在想照片的事。

我回忆起过去我和妈妈要到爷爷家过夜前,妈妈的行动总是有些古怪,而从爷爷家里回来后,妈妈总是步履艰难,好像十分痛苦的样子,每次我问起,她都微笑着说没事。

我还记得自从我们两个月前住到爷爷家里后,妈妈一反常态地总是穿着内裤,她换衣服的时候也不像以前那样让我观看,而是关上门,自己一个人换。

现在我明白了,原来这都是因为砝码的缘故。

我又想到照片上看到的房间,我知道,它就在楼上,那是奶奶的房间,不过它通常是锁著的。

吃完饭后,我悄悄地溜上顶楼,还好那间房子没有上锁,我溜了进去。

房间里有张床,和我在照片中看到的一模一样。

我在床上摸索著,很快发现在床角有个抽屉一样的东西,我揭开床单,发现下面藏有一个假阳具。

我扫视了一下四周,想像著如果从外边偷看这个房间的话,我应该怎么办。

我很快发现,我可以从过道那边透过门缝偷看,也可以爬到阳台顶上偷看。

我回到餐厅,吃了点点心,然后对其他人说我困了,想早点上床睡觉。

我向妈妈和奶奶吻别,互道晚安。

我乘机向她们的衣服里面偷瞄了一下,但没有看到夹子和砝码,她们掩饰得真好。

我回房躺下后不久,妈妈上来探头往房间里望了一下,显然是在看我是否睡着了。

她在门外停了好一会,然后走到我的床前,俯下身子,在我脸上吻了一下。

在她俯下身子的时候,我可以看见她的乳头上的确夹着两个夹子。

当她直起身子时,我还可以听到妈妈的两腿之间传来砝码微弱的震动声。

妈妈又吻了我一下,然后关上房门,自己也躺了下来。

我看到在她躺下来的时候,胸前的两个砝码滑落到一旁,牵动了乳头,妈妈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,她紧紧地咬住嘴唇,强忍着没有呻吟出声。

过了好一会,妈妈爬起来,见我没有动静,就悄悄地出了门。

我听到妈妈对奶奶说我已经睡着了,奶奶说太好了,她们马上可以开始了。

大厅的灯熄灭了,我爬起来,悄悄地打开窗子,爬到阳台上。

从阳台上往下看,只有奶奶的房间还亮着灯。

我小心地爬过去,透过窗子往里看。

只见爷爷正从床下拿出一个小孩用的浴盆,奶奶则躺在床上,摆弄着我刚才见过的那根假阳具。

这时妈妈进来了,手里拿着毛巾,她把门关上,还上了锁。

这时候他们都还穿着衣服,爷爷突然走到窗前,把窗户打开,我忙躺下来,缩到角落里,惟恐被爷爷发现我的行踪。

幸好爷爷没有往外看,但也着实把我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爷爷把窗子扣好后,回过身来,叫妈妈和奶奶把衣服脱了。

妈妈和奶奶迅速地把衣服脱掉,挂在乳头上的砝码很沉重,将两人的乳头往下拉,奶奶由于年纪的关系,乳房本来就有些松弛,现在由于砝码的关系,乳头更是拉得老长。

我再向妈妈的阴部看去,妈妈的阴部十分丰满,两片阴唇肥大而狭长,大约是奶奶的两倍,现在它们由于承受了砝码的重量,已经完全变形了。

爷爷打开了唱机,播放起舞曲来。

妈妈和奶奶开始合著音乐跳起舞来,砝码随着两人的动作而左右摇摆震荡,两人的脸上泛起了古怪的表情,既不是快乐,也不是痛苦,是一种很难确切形容的残忍的微笑。

整个房间里顿时弥漫着一股妖异、淫邪的气氛,令在窗外窥视的我坐立难安。

哦,这场面真是太疯狂了! 我全身都泛起了一种战栗的快感。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 
友情链接